事在人为,无愧于心

六月的铜仁,就算下雨了,温度也在三十度左右。人们都不愿意到毫无遮挡的地方行走或驻足,只有在大树或天桥下才有小作憩息的念头。不然就是在舒适的有风扇或空调的室内,该工作的工作,该娱乐的娱乐。 相比之下,在考场奋战的学生,他们更希...
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