泥工

avatar
avatar
小王先森
385
文章
382
评论
2018年8月20日 评论 426

爸爸是一个泥工,他不仅能建活人的房,还能建死人的墓。打从我记事开始,我就知道的。爸爸手艺精,但身材瘦小。经常被一同干活的叔叔伯伯取笑,还给爸爸取了一个“小科目”的名字。爸爸性格温和、脾气好,并不在乎他们怎么称呼,当同一辈分的老表兄弟叫他这个名字时,他也答应,而且还露出洋洋得意的样子。

爸爸的技术活比较多,像木材加工,砌砖、盖瓦、粉墙等等。一堆乱石、泥沙,经过了爸爸的巧手,都能成为一道风景。小时候,我经常去爸爸做工的地方玩耍,虽然竣工后的工程看起来很入眼,但其中的过程却是那么的苦、累,甚至带着些许危险。而汗水,不论在什么时候,都能把衣服浸湿。因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中作业,爸爸的身体难免会招架不住。稍不注意,就会感冒咳嗽;严重时,就得住院休息。

即便如此,爸爸是幸运的,至少还活着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有一次,爸爸和邻居的一位伯伯到外地去承包工程做,两个人去的时候高高兴兴,而且工程做起来也挺顺利的。殊不知,就快要竣工的前两天傍晚,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。爸爸就是当事人,但爸爸是幸运的;这一刻,爸爸距离生与死之间不到一米。而一米以外的地方坐着的是和爸爸一起去做工的伯伯,他出事了。是被一个磨盘从高出滚下来,砸到身上,然后连同他一起滚下坡去。爸爸还在和他说这话呢,只听见“啊呀!”的一声响,爸爸回过神来看旁边,这位伯伯已经滚下坡去了。这一瞬间,爸爸惊魂失魄,而这位伯伯则当场死去,从此阴阳两隔。经过这件事以后,爸爸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。而余下的工程,只能放下了。之后的一两个月,爸爸去做了木材加工,直到又有了新的泥工活可以干。

爸爸不仅能把别人家的工程做好,我们自家的也做的有模有样。屋里的隔墙,门前的堡坎,新建的厨房,养牲畜的圈,还有垮过的田埂……经过了爸爸的巧手,统统变得笔直好看、牢实可靠了。

爸爸是个老实人,给人家做工时踏踏实实的做,一点儿也不马虎。出门在外做久了,爸爸的口碑也慢慢的变好了。找他做事的人家渐渐多了起来,别的泥工师傅也时常找爸爸一起合作。只是爸爸的老实,总被人践踏和戏耍。去年的大半时间里,爸爸给外地的一个老板做了一项工程,工程竣工了,可爸爸的辛苦与留下的汗水成了白搭。每天起早贪黑的从一个地方往另一个地方奔波,生活还得自己打理,最后换来的却是拖欠工资,甚至连老板人都很难找到了。不得已的情况下,爸爸亲自上门去找老板,却总是扑空,真的是让人心寒与心酸啊。

泥工的日子并不稳定,也不安全。有活干的时候,忙不过来,但又不能分身乏术;活少的时候,就经常闲着。可干了大半辈子的泥工,怎么能说闲就闲呢?没人打电话找合作伙伴,就只能自己去找,找到了就请一些小工打杂,反正不闲着就对了。日子总是要过的,不劳动怎么有收入呢?作为子女的我们,虽然有了工作,但也有了自己的家。买了房,买了车,生活费……这些都是很大的一笔开销,而要想尽一份孝心就爱莫能助了。唯一能做的就是多陪陪爸妈,期盼他们的身体健康。所以,这些年来还是苦了爸爸。当然,妈妈也很苦。

自从我上了高中、大学后,在家里呆的时间就一年比一年少了。如今工作的地方远了,回家就不能说的呆一段时间了,能有十天就已经很奢侈了。虽然现今社会的通讯便捷,但谁又能真正体验到父母心里的那份心酸呢?我们时常在讲,有时间要常回家看看。没时间就要经常打电话报一下平安,嘘寒问暖几句,至少心里也还有个盼头。

前段时间,爸爸在工地上受了伤、住了院。可这一幕,尽然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。妈妈在我工作的地方帮我带小孩,妹妹也在忙工作。我放心不下,就请了几天假回去。当我下车时看到爸爸的那一刻,我内心情不自禁的愧疚了。欲哭无泪,恨不能在身边照顾爸爸。爸爸站在一颗老树下,孤单弱小的身子,远远地朝我望着;因为受伤的部位是腰部,所以一只手还护着这里;当我走近爸爸身旁,才看清了爸爸的脸,额头上的皱纹多了,两边的脸颊轮毂现了;我不由得叫了“爸爸”,而爸爸的回答尽是那么的费力,还说“已经好了许多,明天可以去办理出院手续了!”。路途遥远,我见到爸爸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。爸爸问我“饿了吗?我们去吃饭吧!”,我急忙问了爸爸“租房的地方有菜市场吗?我现在还不饿,去买点菜我们自己煮吧。”爸爸带着我穿街走巷,终于到了租房的地方,走近出租屋,一室一厅一厨一卫,有点暗,厨房连着客厅,厕所在卧室,但厕所似乎漏水了。我把东西放下,就去了菜市场买了一些蔬菜回来。我准备煮饭时,看到了厨房的这一幕,心里不禁落下了泪。原来爸爸一个人时,生活尽是这般不羁:电饭锅有点生锈了,碗里的一点剩菜是早上没吃完的生炒的香肠,也没有买其他的菜。我毫不犹豫的就做起了饭来,两菜一汤,即便是受了伤后吃饭时不那么利索,我估计是爸爸近来吃得最香的一餐了。

晚饭后,也没出去走动了。坐了一会儿,大姑他们来看望爸爸了。大故是我念高中时除了父母以外对我最好的亲人,周末时我经常去她家,她也时不时的到学校替我父母看我,帮我开家长会。我这次回来看爸爸,时间紧就没有打电话告诉她我回来了。她和大姑父在这里做了一会儿,就回家了,叫我去他家歇息,我没去。她说明天去她家吃饭,我们答应了。第二天,我和爸爸去医院咨询了医生,医生说可以出院了,我们办完了出院手续,吃了中午饭,午觉后就去了大姑家,小姑也来了大姑家,这时我感觉了有亲人在身边真好。真是苦了爸爸,让你一个人孤单着。随后,我便回了工作的地方继续工作,爸爸仍是一个人承受着这一切。

爸爸的付出,总是默默无闻,却又隐藏着强大的力量,似乎在提醒着我们:生活虽苦了点,但努力过后,未来总是美好的。爸爸虽然是泥工,但他有“干一行,爱一行”的精神。大伤初愈,他又着急的想着去揽活来干。说是有一老板哪儿有活,已经打了好几次电话来了。爸爸等不及身体痊愈,又开始了泥工的日子。

继续阅读
avatar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18年8月20日
  • 除非特殊声明,本站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